您的位置:
首页
法律资讯

精选好律师 助您法律无忧

- 法律聚焦最新推荐 -
- 最近更新 -
鲸律快讯 | 名人的房产官司:常昊与昔日好友对薄公堂,聂卫平居中调停
时间:2021-09-13
浏览次数:402
分享到:

名人打官司的事情现在是屡见不鲜的了,早些年清风围棋的董事长邵炜刚和他们少儿时的幼教老师李素香对簿公堂,为的是原始股权以及资金重组,最近时候有聂卫平和棋王酒业打官司,为的是企业与名人的肖像权之争。

因为这些名人在业界内的影响力巨大,所以引发的围观效应不容忽视,一时间围观的吃瓜群众乌嚷乌嚷的。

今天写的这段故事,主角有两个,一个是易中天教授,一个是围棋世界冠军常昊,这两个人本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同在2008年,各自因房屋产权纠纷分别被拖入一场官司,并且两案的涉案金额都是二十万元左右。

有的人说了,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这不是旧事重提吗?是的,我写的的确是陈旧的故事,聂卫平第一次离婚是在1991年,不是也还有很多人关注吗?

常昊这辈子两次涉及到官司纷争,一是2016年不满某山寨出版社擅自将自己的棋谱出书牟利,隔海对他遥相呼应的是韩国的李世石,他因为不满棋谱知识产权为韩国棋士会独占的政策,愤而退会,李世石的举动在韩国棋坛掀起轩然大波。

如果那场涉及棋谱著作权的官司是带有公益性质与出版社私利的对抗的话,那么2008年常昊向北京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则完全是私人行为。

我尽量以我的节奏来叙述这段纷争吧。

1998年,常昊娶了自己的师姐,美女张璇为妻,由于张璇比常昊年长八岁,所以世俗的人投来的是异样的眼光,反对的人中包括他的父母亲和师父聂卫平等人,但是常昊执着地追求个人的幸福生活,并不听别人的说教。

结婚以后,常昊一心一意扑在自己的事业上,他把许多事情都交给张璇打理,于是就有了这次诉讼纠纷。

《体坛网》的记者曲江,是常昊的一个朋友,常昊的外号叫鸭子,曲江一般也会这样喊他。这个鸭子的由来非常有趣,因为中国的围棋比赛一般采取积分制,赢一局两分,输一局零分,常昊每次比赛都把一个玩具鸭子放在自己的棋盘旁边,作为自己获胜的吉祥物,后来常昊就有了鸭子的绰号。

至于后来的绰号韧圣,怎么看怎么像揶揄的说辞。

常昊在北京有一套位于南三环以内,一个叫恒松园小区内购置的房产,就在刘家窑地铁附近,这套82平方米的房子对常昊来说别有意义,因为这是常昊在北京购买的第一处房产,常昊和张璇结婚的婚房就是在这里,常昊在这里做了父亲,而至今他的女儿的摇篮床还在那处房产中放置着。

后来他搬出去以后,中国台湾棋王周俊勋在那里住过,这里的第三任主人是云南的丁伟,丁伟搬走以后,房间闲置在那里,曲江2005年刚到北京的时候,因为遭遇家庭变故嘛,非常拮据,所以他被允许暂时住在这里,成了这所房子的第四任主人,这一住就是三年之久,按照曲江的说法,自己住进去以后,就和常昊达成了一个口头协议,我自己想以45万元购买这套房屋,3到5年内分期付清,从2005年到2008年9月前后,他共付给常昊家35万元。每次张璇都打了有收条的。但是当他准备在2008年将最后一笔10万元左右的房款支付给张璇时,张璇却突然提出房子不卖了,说有亲戚要来住,希望对方搬出这里,以前付过的钱可以退还给对方,可以再加20%的利息补偿。那么曲江当然不干了,他表示北京房价飙升势头这么迅猛,自己已经失去了再买房的机会,自己会尽快付清尾款10万元,甚至再加一些作为补偿也可以,但是张璇并没有同意,双方协商不成,从而陷入僵局。

但是张璇却说曲江说的并不是真相,张璇表示以45万元购买这套丰台区的房子,只是曲江单方面的想法,因为当初这栋房子自己买时就花了56万。怎么可能几年后45万元卖掉?自己还请教过律师,45万元低于北京市最低房价标准,会引起偷税漏税的嫌疑。曲江一口咬定和常昊有过口头协议,但是双方并没有签订正式的书面协议,张璇认为房子是租赁,并不是转让。张璇认为从2005年1月起,曲江在自家的房子里住了三年多,但没有给房租。因协商未果,因此要求对方搬出并支付共计135,000元的房租。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所说并不一致,眼看就要变成一场新的罗生门事件。

而此时,实际上这套82平方米的房子,此时的卖价已经悄然升值,2008年时北京的房价大概是一平方米15,000元左右,所以这也许才是这场纠纷的真实原因。

如果市值百万的房产仅卖45万元,也就意味着曲江的购房约定对常昊来说成了一个坑,意味着财产方面的巨大损失。但是有人说了,做人必须要有契约精神,必须讲信用,但是常昊和曲江之间恰恰没有正式的文本协议,这种口头上的协议,给买卖双方都营造出巨大的再解释空间。譬如曲江提供的书面材料是付款的收条。因为他个人非常尊敬并且相信常昊,所以并没有签过书面协议。张璇却表示,没有签协议是因为价钱方面没有谈拢。双方协商一年多,还是谈不拢,估计双方都说过一些过分的话,既然如此,那只好诉诸法律解决了。

曲江是体育方面的记者,常年报道围棋,和常昊等人都很熟,以前是朋友关系现在弄得对簿公堂,令人唏嘘不已。

这件事对常昊夫妇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这种官司无论输赢,最终都是影响常昊的名誉甚至中国围棋的名誉,张璇也认识到了一点,所以她一直声称这件事是她代理常昊在打官司。

常昊起初的态度是“以前怎么说的,现在就怎么办?”自己不想因为这件事分心,后来他多多少少转变了态度:一切都交给法律解决,双方都会尊重法院的判决。

这件事吧,记者曲江既然拿出了付款的收条,那么他付过三十五万给对方就是真凭实据,这就说明双方之间肯定有协议,不可能只租不售,否则这笔钱就付出的没有道理。

同时也必须指出,一个人的合法财产神圣不可侵犯,56万元购买的房屋即使折旧出售,也要有法律文件来进行约束,如果没有,北京的房价如此飞涨,让我把市值涨到100万到110万元之间的房子45万元卖掉,要是你你会同意吗?所以说是量变导致了质变。

张璇提到的国家的房价有个最低价的政策,正是对这种诉求的真实表示。

曲江则反驳说只要双方自愿,什么样的价格恐怕都不是不可接受的。他的意思也很明白了,要按和之前和常昊的口头约定办,但是事情的关键节点恰恰是他只有口头协议,而没有正式文本协议。

法律是要讲究证据的,所以即使是张璇对低价出售房产反悔了,由于曲江没有正式文本协议,官司也不一定会打得赢。

官司前后,常昊经历了三场重要的国际比赛,还好,正是张璇替常昊打点了烦琐的事情,常昊才能够在2007年击败李昌镐获得第13届三星杯的冠军,2008年,他在第9届农心杯三国擂台赛上,作为中国的副将,直线四连胜结束比赛,这是中国队首次捧得农心杯三国擂台赛团体冠军,2009年常昊更是在第7届春兰杯决赛中,2:0战胜李昌镐,获得了个人的第三个世界冠军。

常的官司纷争各方面都看在眼里了,聂卫平决定和稀泥,当然这把稀泥和的质量要高。

聂卫平的原话是这样的:“我协调此事基于常昊,如果去打官司就个人的名誉,可先放一边,关键损害了中国围棋界的整体形象,所以我要当个调停人。”

常昊这边聂卫平和他们吃了一个饭,曲江那边,聂卫平请出了资深记者李哲勇进行调停,双方终于重回谈判局面。当事双方接触后均做出了一定的让步,曲江会补齐这套房产的国家规定最低过户价,而常昊,张璇夫妇将撤诉。这场风波最终消弭于无形,这件事的解决最重要的肯定是聂卫平九段的积极斡旋。

这件事情吧,双方沟通方面的确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双方对国家相关政策和法规的理解有所不同,加上沟通不畅,造成了一些误会。诉讼纠纷这件事情出来以后呢,常昊夫妇还有记者曲江,其实都遭受了很无聊的中伤,也许发展到最后会成为双败的结局。

2008年的11月28日,常昊特意发文感谢自己的师父聂卫平。

常昊写道:“感谢聂老师及时出手和热心人的帮助,帮我解决了一件烦心事。这样,我又可以安心地下棋了。”

曲江也表示:我觉得教训就是在生活当中出现一些纠纷时,大家都得及时沟通。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当初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常昊夫妇向我伸出了援助的手。我为一些过激的言论向常昊表示歉意。总之这件事情圆满结束了。

后我想说的这是契约精神与诚信原则的冲突,前者在以法律文本,可供查询,后者存在于人的心灵,经受道德审视。

最后我想说的是:名人与草根打官司,但是由于明星比普通人更要脸面,所以涉及名誉的话,明星比常人更倾向于低调解决。所以你有理,如果你不在乎名誉,尽管可以和自己的对手死磕到底。但是话说回来,打官司也讲求证据的,所以被动卷入官司的曲江记者打官司期间所说的话才是最真实可信的:“千万别再相信名人,我不想看到有些媒体记者一辈子把明星棋手看作他们的亲爹亲妈”。

确实,名人也是人,他们一样享有法律所规定的权利,也要履行法律所规定的义务,如果过于相信人情而缺乏法律意识,那么自己吃亏也无法怪罪别人。




1069
律师在线
3161
今日解答
咨询律师